PDF搜索网——免费PDF文档、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所在位置:PDF搜索网 > PDF文档 > 社会科学 >
《天赋》纳博科夫免费文字版

《天赋》纳博科夫免费文字版

类型: 社会科学 时间: 2021-03-01 作者: 暂无 大小: 2M
0.0

文档介绍

详情简介

“纳博科夫是少有的用天赋写作的作家之一。”

《天赋》纳博科夫

★ 纳博科夫的“追忆逝水年华”,致敬俄罗斯文学的乡愁之作★ “感官与欲望的大祭司”笔下,一幅野心勃勃的青年艺术家肖像★ 文字炼金术士成长史,由稚拙的开篇到天资熠熠的终局

内容简介

《天赋》是纳博科夫早年的半自传体代表作,描绘了一九二六至一九二九年间,流亡青年费奥多尔·戈杜诺夫-车尔登采夫在柏林的生活,以及他文学天赋的迅速扩展。很初他写了一卷精致的回忆性诗歌,但没有引起关注;接着是一本关于备受尊敬的历史人物的传记,绚丽而直言不讳;很后,他产生了写作《天赋》本身的念头。本书穿梭于现实和虚构之间,蕴含大量对文学及社会现状的思考,除了一则温柔的爱情故事,还是一份献给整个文学传统的厚礼。

作者简介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1899-1977)是二十世纪认可的杰出小说家和文体家。一八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纳博科夫出生于圣彼得堡。布尔什维克革命期间,纳博科夫随全家于一九一九年流亡德国。他在剑桥三一学院攻读和文学后,开始了在柏林和巴黎十八年的文学生涯。一九四?年,纳博科夫移居美国,在韦尔斯利、斯坦福、康奈尔和哈佛大学执教,以小说家、诗人、批评家和翻译家的身份享誉文坛,著有《庶出的标志》《洛丽塔》《普宁》和《微暗的火》等长篇小说。一九五五年九月十五日,纳博科夫很有名的作品《洛丽塔》由巴黎奥林匹亚出版社出版并引发争议。一九六一年,纳博科夫迁居瑞士蒙特勒;一九七七年七月二日病逝。一九六一年,纳博科夫迁居瑞士蒙特勒;一九七七年七月二日病逝。

天赋纳博科夫pdf预览

目  录

前言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网友书评

多年以前,这首纪念初恋的诗在小说《天赋》中由纳博科夫快乐地赠与费奥多尔,后者在一次文学晚会(纳博科夫本人也经常参加的那一种)的最后当众朗诵了它。诗行打动的并不仅仅是诗人的母亲。这场不算成功的晚会只是费奥多尔与他后来的恋人济娜之间不断擦肩而过的一连串事件之一,当费奥多尔因厌烦、寒冷的天气和将要返回巴黎的母亲在那个牙医协会的大厅里四下走动,他还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去捕捉到那一直关注着他的她的视线。

生活中的巧合本身就是艺术的一种变形,如何有效地藏匿和揭露它们在纳博科夫这里成为文字魔力的一部分。当主人公费奥多尔在小说的最后一一盘点那些他们几乎被命运拉到一起的瞬间——搬家、聚会、工作机会及其他,过去原本看似毫无生机的情节突然变成了命运的馈赠,虽然难以把握,却定会通往幸福。现实催生了想象,生活演变成艺术:犹如神启。

“那不就是一部杰出小说的情节吗?多么出色的主题!只是它一定得通过浓密的生活逐渐积累,并且被这种生活掩盖、包围——我的生活、我的职业激情和职业烦恼。”

费奥多尔的领悟促成了《天赋》的写作,并最终成为这本书的一部分。兴奋的读者或许会很快翻到前言中提及最后一章“隐约暗示了费奥多尔梦想将来哪天写出的书:《天赋》”然后根据小说前后的种种细节指出主人公费奥多尔与作者纳博科夫之间的对应关系,但谨慎的纳博科夫早已计划好如何把这声“啊哈”掐断在喉咙里,一边明明白白地指出他们之间的不同,一边心平气和地解释道:“《天赋》的世界目前是一个幻境,如同我的大多数作品。”

不同于“幻境”这一词汇所体现出的轻盈,费奥多尔的世界是一个被他所生活的现实掩盖、包围的世界,近乎不透风的密度让我们在与他同行的绝大多数日子里感到举步维艰。仅就这一点而言,费奥多尔与他的创造者在天赋上体现出的不同是显而易见的:纳博科夫绝不会被他的现实绊住。费奥多尔的一天不是纳博科夫的一天,但却是柏林的布卢姆的一天。一个沉闷、沮丧、喋喋不休的柏林,从纳博科夫那儿获得,但已经过了必要的变形,以使时针的步速符合小说的节奏。细节纷至沓来。搬运车的名牌,女房东的中国人面孔,椴树的新芽,柏林商店的布局,店主的南瓜色秃顶,话筒里的杂音,虎皮斑纹地毯像猫一样差点让他滑倒……这最后一个成熟的纳博科夫式的细节倒完全具备足以得到俄国侨民文学圈赏识的天赋。于是小说的第一章就这样倾着上身,打开一本由童年记忆印制而成的沾沾自喜的《诗集》(多么缺乏想象力的标题),继而在一个蓄谋已久(准确来说,从小说第一句就已经着手谋划)的愚人节玩笑面前栽了跟头,最后磕磕碰碰地在带错钥匙的寓所门外捕捉到一个幽暗的诗节。

在这种像每一个沉滞的日常一样蜿蜒爬行的现实里,纳博科夫把他孕育了三十多年并在1935至1938年间逐渐发酵完成的财富出借给费奥多尔:故乡维拉的夏天,父亲的背影,摩涅莫辛涅的彩虹,加宁的柏林,皮尔格拉姆的捕蝶之旅,普希金的诗歌,辛辛纳特斯的斩首……而后者还他以一个有关继父与继女关系的衍生品——《魔法师》或《洛丽塔》的小说灵感,以及没有完成的《极北之国》或《微暗的火》的前奏。

对于这场互赠游戏,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合作会如此顺利。带着作者的祝福,费奥多尔从一种现实进入另一种现实,又从一场幻境进入另一场幻境:家庭教师为无法尽情施展才华而烦恼,小说新作获得巨大成功却无法发表关键的第四章,恋人们街灯下的幽会,被丢下的孩子在梦中与父亲经历最后一次远行,又在一个没有路灯的夜里听见父亲熟悉的脚步声。甚至纳博科夫的母亲后来都给儿子写信惊叹于《天赋》中对父亲形象细微而准确的把握。另一方面,借助中亚探险家留下的文献和学者的想象力,纳博科夫在费奥多尔身上实现了远赴西藏捕捉蝴蝶的梦想,在五月的山坡上寻见一种蝶蛾幼虫对中国大黄的拟态。

《天赋》的创作过程中,纳博科夫第一次尝试不按照章节顺序完成小说。他首先完成的第四章是有关车尔尼雪夫斯基的一部微型传记,语调近乎顽皮但并没有脱离现实,以一种跳跃的步伐圈定那位失败的唯物主义者跌跌撞撞的人生。车尔尼雪夫斯基认为艺术是对生活拙劣的模仿,这毫无疑问触碰到了纳博科夫的痛点,使得他的笔墨变成了同情的颜色——因为这种不相信美的人生是无法得到幸福的。传记结尾,出生的场景奇妙地叠加在逝者的呓语之后,和绞刑闹剧一起形成“一首十四行诗内的一个螺旋式结构”,让死亡成为萦绕在车尔尼雪夫斯基传里的一个重低音。而对死刑的坚决反对,从车尔尼雪夫斯基到纳博科夫的父亲,从纳博科夫到辛辛纳特斯,从克鲁格到菲利普·王尔德,最终实现了文学的胜利。

一个看似下沉在艺术上却盘旋上升的合题,第四章的死亡,隔着费奥多尔的爱情诗与第二章中父亲轻盈如蝴蝶迁徙的一去不复返形成对立。五个章节的对称本身就是一个经过计算的精密结构,通过明暗的交替表现出个人天赋的上升期。第一章和第五章里被关在门外的费奥多尔先后找到了命运的钥匙——诗歌的灵感和济娜的爱情。第三章,螺旋表面“真正的中心是献给济娜的爱情诗”,螺旋的暗面则是知识的不断积累中萌生的“对俄罗斯的向往”,对俄罗斯文学的热爱如何让费奥多尔提笔开始车尔尼雪夫斯基传的写作。而当小说在最后想起开头搬运家具的场景,两个声音互相重合了:“有朝一日,他暗自思忖,我得以此情此景为开头,创作一部出色的老派小说”——“它始于一阵不顾后果的冲动,以绝妙的点睛告终”。

如今看来,被我丢在文章开头的1962年的访客向纳博科夫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显得简单粗暴:“你会回俄国去吗?”而纳博科夫回答:“我所需要的俄国的一切始终伴随着我:文学、语言,还有我自己在俄国度过的童年。我永不返乡。我永不投降。”他的乡愁是对维拉的夏天里、彩虹脚下、父母身旁闪闪发光无忧无虑的童年的乡愁。纳博科夫早已清楚地看到,时间如何在螺旋上优雅前行,可以折叠,却无法回头。

于是,当我和费奥多尔一起气喘吁吁地穿过黑暗的街道,坐在心跳声中“浑似一个临刑前的犯人”,夜晚的温度突然变得难以形容。我触摸到作者与作家对一去不归的父亲的思慕,那真切的悲伤的颜色通过重复一场“生活以外”的夜行逐渐变得透明,变成“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温暖,奇妙,阐明一切”,变成一种安慰,一种对命运的释然。回不到1922年的纳博科夫,安排费奥多尔代替他进入一个与父亲重逢的梦,做梦的意义在于醒来。而在天色明朗的现实里,随着费奥多尔回首他那持续被赠与的命运,偶然中的偶然,就像纳博科夫与薇拉早在孩童时期就不断上演的擦身而过,他们共同把这交错的命运视为上苍的一份厚礼。

“我应该将夏天清晨赏给我的所有这些礼物置于何处——只奖给我一个人?将它们贮存起来,用在未来的书中?当即将它们用作素材,提供给一本实用手册:《怎样才能幸福?》?抑或深入下去,直至事物的底层,理解隐藏在这一切后面的东西——在枝叶的嬉戏、闪耀、浓厚的绿色油彩后面?因为确实有什么东西!确实!我想表达谢意却又无人可谢。”

纳博科夫当然清楚该感谢谁。正因此,在相识以后的日子里,他出版的所有作品都献给同一个人:薇拉。他的缪斯,他的爱,他的幸福。他的《天赋》。在生活灰暗沮丧的迷雾中,在那古老的桥上,他们抓紧命运伸来的橄榄枝,并感激那些使人类变得幸福的神的礼物:爱与美。


本文标签: PDF下载从零到百搜索达人是这样炼成的函数式编程天赋

免费安全
展开
  • 下载热度榜
  • 编辑推荐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