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搜索网——免费PDF文档、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所在位置:PDF搜索网 > PDF文档 > 社会科学 >
分身:新日本论PDF+mobi电子书百度云下载免费版

分身:新日本论PDF+mobi电子书百度云下载免费版

类型: 社会科学 时间: 2021-03-01 作者: 暂无 大小: 3.5M
0.0

文档介绍

详情简介

分身:新日本论作者李永晶旅日十年,东京大学博士,新一代日本研究代表学者,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学术兴趣领域为现代社会理论、近代国家关系史、古典政治哲学。

分身:新日本论PDF+mobi电子书百度云下载

内容简介

东京大学博士、华东师范大学日本研究新锐学者李永晶“日本三部曲”开篇之作

21世纪日本论,聚焦近代日本精神史,继黄遵宪《日本国志》、戴季陶《日本论》后,中文世界日本认知第三次更新

波澜壮阔的日本百年精神变迁图景:尊王攘夷、明治维新、竞逐亚洲、超克西方、世界革命理想、民主新生、民族国家与世界主义

理解日本的关键在于理解日本近代以来的成长与扩张、毁灭与新生,在于理解近代日本的精神故事。因此,重构近代日本精神史,也是发现中国的另一个“自我”。

许纪霖、刘苏里、刘擎、施展赞誉推荐——

许纪霖:作者从精神史的高度令人信服地解释了日本成长对中国的借鉴。

刘苏里:“新日本论”正是在“日本道路”对世界的启示中铺陈开来。它的崛起、疯狂、毁灭、重生,也不再是一个政治共同体由死由生的简单例证。

刘擎:本书呈现出日本精神史演进中的巨大爆发力、自我冲突与纠葛、惨烈的失败以及最终的拯救。

施展:本书深刻而又全方位呈现出的近代日本的精神史,对于我们理解中国历史命运及未来走向极有价值。

为什么是日本?日本为什么是中国的另一个“自我”?

一条民族主义跟世界主义搏杀,最后融入世界主义的惊心动魄之路。

在近代东亚世界史上,我们看到了一种坚忍不拔的面向文明的意志与热情。这种人类自身固有的秉赋和能量,让我们重新确认了东亚文明在迄今为止的世界文明进程中的位置,以及它将在未来的世界文明进程的角色。本书焦点不在于重述人们熟知的近代日本史重大事件,如明治维新、日俄战争、参加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等,而是在于分析这些大事背后的精神机制,同时揭示这种精神机制与东亚史、世界史的关联。

目录

引 子 认识日本,认识自我

绪 论 什么是日本——我们的方法和视角

一、日本:一种精神现象

二、国家的精神分析:方法与课题

三、分身 :东亚世界体系的视角

第一章 尊王攘夷:中华世界的投影

一、东亚儒学:“日本是中华!”

二、尊王攘夷:时代风云中的水户学

三、世界帝国:近代日本的国家目标

第二章:竞逐亚洲 面向世界大舞台

一、想象亚洲:日本帝国意识的成长

二、亚洲主义的三重精神结构

三、东亚内战:从亚洲主义到民族主义

四、文明使命:未完的亚洲主义叙事

附论 :甲午战争与近代日本世界认识的转变

第三章 超克西方:普遍世界的创造

一、近代超克:世界革命的理论

二、京都学派:世界史的预言者

三、天命流转:近代东亚的世界主义

附论 :全球化时代的世界秩序:民族与帝国的视角

第四章 世界革命:日本马克思主义的热情

一、从明治到昭和:日本马克思主义的历史

二、昭和维新:日本马克思主义的变异

三、民族与世界:东亚世界的新认识

四、东亚世界史中的日本马克思主义

附论:大正民主主义:人民觉醒的光与影

第五章 民主主义:旧邦新造的历史意识

一、东亚的王权:为万世开太平

二、永久革命:作为近代超克论的民主主义

三、战后民主主义与历史认识

四、战争与民主:东亚世界史的反思

附论:军国暴力:近代日本精神史的污点

第六章 日本宪法:从民族国家到世界主义

一、日本宪法的世界主义属性

二、隐匿的立法者:重新思考日本宪法的论争

三、日本宪法的真相:民族国家的世界化

四、世界主义:日本宪法的时代精神

附论:鹤见俊辅的人生:作为战后日本精神史的个体史

第七章 明治维新:东亚世界史的精神秘密

一、明治维新的真相与意义

二、英雄、时势与历史的本质

三、维新志士与东亚世界的古典传统

四、作为古典精神事件的明治维新

附论:日本转向:东亚古典精神的相逢与终结

结语 青春东亚:近代日本精神史的再省察

一、重述近代日本精神史的意义

二、方法论的省察:我们的困难与采用的方法

三、新世界主义与世界史叙事

尾声 为什么日本的故事说不完

参考文献

后记

精彩书摘

这是一个需要新的日本论的时代。本书即将展开的这一以“分身”命名的日本论,说的是关于现代东亚国家前生后世的故事;这个故事关乎“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为什么这么说呢?让我们先来看一些随处可见的现象。近十数年来,中国社会出现了“日本热”,这从日本图书的翻译出版可窥见一斑,多种冠以“发现日本”“阅读日本”“日本历史”等名目的书籍陆续得以出版。这种可概括为“重新发现日本”的现象,内容可谓无所不包,涵括了花道、茶道、庭院、建筑、文学、艺能、汉字、政治、历史、心理、宗教等形形色色的主题。这不禁让人思考:这种“日本热”出现的原因是什么?这个世界有这么多的国家,中国人为何独独对日本抱有如此浓厚的兴趣?有的读者可能会说,因为对我们来说,日本始终是一个“谜”。这个回答也不能说是错,但它还只是转换,并没有真正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追问,为什么对于我们而言,日本是一个“谜”?

中日两国互相关注的热情愈发高涨,这是一种自我确证的欲望的结果。要寻找各自的前世今生,观察互为“分身”的对方不正是一个终南捷径吗?当然,“分身”是一个比喻,它所要揭示的是中国和日本两个国家的深层关系。所谓“深层关系”,和表面容易观察到的各种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互动正相反,我们只有通过努力阐释才能将它揭示出来。而这个深层关系,在更广阔、更深远的尺度上形塑着彼此以及彼此的关系。

究竟什么是日本?这里,我无意罗列关于“日本”的各种客观描述和大数据,也无意提供一种新的关于日本的百科全书,我要讲述的是一个近代以来日本的成长及其精神演进的故事。这个故事或说叙事,在“分身”的意义上,关乎的是我们自己。我们无论如何都要面对这个存在。那么,这是我们现代中国人的宿命吗?如果是,我们未来的命运又将如何?这同样是这一叙事要尝试回答的。这个叙事自身,就是我要与你分享的“日本”。现在,我们可以暂时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了:阅读日本,就是寻找自我分身、探索自我命运的过程。

为什么日本在东亚世界近代史上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为什么“日本”对于现代中国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现代中国在精神层面上有着怎样独特的属性?在今后的世界文明演进中,东亚世界可能扮演怎样的角色?在这些问题的驱动之下,我从精神演变的角度对日本的近代历程所做的重述,实际上是一种对近代日本的重新解释。

从文明演进的角度来看,近代日本处于传统东亚文明与近代西方文明的交汇地带;这种边缘的境况对日本的自我意识与世界意识有着巨大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与东亚大陆上的其他国家不同,这种处境使得日本对东西两种文明各自的长短保持着高度敏感,并因此获得了一种独特且强烈的自我意识。本书精神史叙述的起点是江户时代的日本。在这个时代,宋代形成的朱子学被确立为主流的意识形态。在儒学的普遍主义精神与话语空间中,经过二百余年的发展,日本最终建构了它的普遍主义文明意识与指向世界的国家理性。我在书中将这个过程描述为“精神帝国”的生成。

由于近代日本为自身准备的普遍主义文明意识,它的精神展开与政治实践从一开始就指向了世界面临的普遍问题。在“世界”“文明”“东洋”“西洋”“近代”等话语建构的自我意识中,一种普遍主义的精神格局同时得以确立。这种高度的自我意识与世界认识,源于日本对传统东亚普遍文明与近代西欧普遍文明的吸收与融合。当19 世纪突飞猛进的工业革命与资本主义文明体系给日本带来巨大的物质生产能力后,由东亚世界秩序造就的精神帝国开始试图自我实现,也就是将自身转化为现实的“政治帝国”。日本的国家精神开始展现,它想要“君临天下”,创造一个新世界,换句话说,它欲图成为东亚乃至世界的中心。

近代日本自身同时是它所参与创造的近代世界的产物, 这一点因其不正自明的属性,往往为人们所忽视。我在本书中已经指出,无论是作为日本近代开端的明治维新,还是作为近代完成形态的《日本国宪法》,皆全面呈现了它所处的世界的面貌。本书之所以最终以“世界主义”概括这一近代日本精神的内核及其完成形态,意在表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形成的世界新秩序的本质精神就是世界主义。我们重新论述日本的目的,根本是要确认东亚文明在人类走向世界主义进程中的角色。

李永晶:在“分身”视角下解读近代日本精神史

迄今为止,人们的注意力多被近代西方的冲击所吸引,而忽视了近代日本对东亚世界的影响。近代以来,对于中国而言,日本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双方在认知与情绪上形成了非常复杂的关系。倘要理解这种现实,我们需要多一个东亚世界体系内部的视角。那么,东亚世界演化的动力机制又是什么呢?

一般的看法是,东亚世界在近代世界体系中的变迁,是一种复合机制的结果,而这种机制可以从诸如自然风土、文化与思想、安全与繁荣、政治意志与行动等异同的角度予以解析。不过,由于这一问题背后的特殊的精神结构尚未被触及,这些解释依然无法让人满足,人们依然不理解对方的行为。

这种“不理解”的原因首先在于,日本被置于一个完全外在于中国的他者的角度而被审视,而事实却是,双方在历史上共享了同一个东亚世界秩序,有着近乎相同的欲望和自我意识。这就是我所说的“分身”的含义。正是对这种相似性或者说“分身”的忽视,造成了中国对日本的误解。19世纪中后期,一个急速西化的日本,作为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非常突兀地呈现在中国士大夫的眼前。而从日本的角度看,中国却一直存在于日本的国家想象与构想的框架之内。甚至可以说,日本有着更为强烈的“分身”意识。

日本在东亚世界秩序中形成的这种“欲望”,在政治进程中的作用非同小可,它构成了我们观察近代东亚世界国际关系的特殊路径。这个作用发生的精神途径,在于黑格尔历史哲学中的“承认”一词。

我引述过科耶夫的“历史终结”论,在依据黑格尔的观念解释人类起源时,他对“欲望”的本质属性作了解释。他写道:“所有欲望都倾向于通过一个将被欲望的对象加以同化的行为得到满足。满足欲望,就是将对象作为他者扬弃,将对象变为自己的东西。”将对象据为己有,满足自己的欲望,这并不难理解,但这些还只是一般动物性的欲望,就仿佛饥渴引发对食物的欲望。那么,什么是人特有的欲望?对于人格而言,欲望意味着“被承认”,即被对象所承认。而这种对“承认”的欲望,是一种对对方“欲望的欲望”,“只能在一场为了‘承认’展开的殊死战斗中并通过这 样一场战斗,才能实现。”

对方同样有获得“承认”的欲望,这样,欲望的满足就必然变成人格间的斗争。科耶夫的这种解释,给我们带来了富有洞察性的启发。

事实上,如果我们不惮于进行类比,就会发现,在国家的起源上,欲望扮演着同样的角色;也就是说,国家有获得“承认”的欲望。这种欲望的强度,与这个国家自我意识的强度直接相关。由于日本长久置身于东亚世界体系,它形成了与这个体系的核心国家(中国)同型的欲望,以及基于这种欲望的自我意识和精神。由于双方欲望的同型性,双方为了“承认”而展开的斗争,将对方“变为自己的东西”的特性,也就愈发显得激烈。在条件成熟时,这种“欲望”就转化为“殊死战斗”。国际公法被制定并生效后,当国家行为受到法律制约,这种“承认”的斗争就转化为政治的法律的行为。这种国家间的精神现象,不幸为近代东亚世界的演化史所证实。

近代东亚世界的演化史,是争取西方列强“承认”的历史,是期望列强“平等待我”的斗争史。这个过程既表现为国家间的暴力战争,也表现为西方国家推行国际法新秩序的过程。而在东亚世界内部,近代以来中日关系的历史,就是日本为实现自身欲望而斗争的历史。明白这一点,我们也就明白为何1870年明治日本与清朝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谈判以及随后它与朝鲜的外交交涉,都涉及到确立日本自身与中国平等(或“平行”“对等”)关系的核心问题。

当然,故事还有另外一面,也是我们迄今为止未充分注意的一面,那就是近代中国从日本获得“承认”的欲望。具体来说,近代日本之所以成为晚清以来中国改革(比如“戊戌变法”)的一种蓝图或是革命(比如“辛亥革命”)的策源地,同样与留日知识分子的“欲望”有关,因为他们在明治日本的身上看到了中国的影子。这可以说是近代中国精神史的重要特征。

这里仅仅要指出,“中国”一直是日本欲望的对象。近代日本的“国家理性”或者说国家目的,就在于对“中国”(或曰“中华世界”)的吸收与克服。这是国家承认的原初动机。这种状况,源于日本处于中华文明的周边,既长期接受中华文明的影响,又长期游离于中华世界体系所造成的结果。这种与中国若即若离的关系,造成了日本自我意识的特殊性。中国对日本而言构成了特殊的他者;日本思考中国,即是思考自身,因为中国内在于日本自身。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日本是传统中国的一个分身。

日本所处的地理与文明的边缘位置,造就了它成为中华世界分身的条件。和日本相反,历代中华王朝因为处于东亚世界体系的中心位置,事实上无法认识到日本的自我意识与心理结构的这种特殊属性,因而它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造就了另外一个“自我”。

日本的存在无法得到传统中华王朝的有效认知,原因不难理解。从东亚世界秩序与文明中心来看,日本并不是中华王朝认知秩序上具有优先地位的特殊对象。一方面,在传统中国的世界认识中,原本就不存在儒学普遍话语与世界秩序所无法容纳,因而需要特别加以把握的对象;另一方面,传统中国优先处理的国家安全问题,一再表现为中原农耕定居民族与北方草原游牧民族 的冲突问题。日本孤悬海外,自然无法进入传统中国士大夫的认知。

但中国很快为此付出了代价。1870年9月30日,明治日本特使柳田前光抵达天津,以非常凌厉的外交姿态出现在中华帝国的面前,要求同中国签订与欧洲列强同样的通商条约。当时,中国的士大夫对此完全不理解,也因而过度轻视了这个陌生的邻人具有怎样发达的自我意识与世界认识。在当时主政者的眼中,“今之日本即明之倭寇”竟成为主流认识,把日本当作明朝时期扰乱东南沿海的海盗。他们未意识到,无论就智识与文明的发展程度还是国家力量而言,日本都正在成为它自身所追求的目标,成为“中华”世界的核心国家。

我在这里指出传统中国对日本认识的欠缺,目的当然并不是要再一次指出中华王朝的傲慢和自负。事实上,这种批评很多时候并不得要领。传统中华王朝作为东亚世界秩序与安全的提供者,作为一种普遍文明的中心,作为一个幅员辽阔的帝国,它固有的世界认识方式必然与其体制相辅相成。

我要指出的是,因近代日本的异军突起所行程的对中华世界的挑战,从普遍人类史的角度看,毋宁说是一种文明新生的机遇。在日本这个“分身”,这一有着同型的精神和欲望的“另外一个自我”的激发下,近代以来的中国开始了重新认识与发现自我以及重建自我与世界关系的进程。这一进程迄今尚未完成,但无疑已然构成了中国乃至世界文明自我更新的关键一环。因此,重新认识日本实则是一种重新认识自我的方法与途径,因为这个特殊的对象同时是中国自身的镜像。从东亚世界秩序的角度看,中日两国互为镜像,互为分身。

简单地说,“分身”这个说法是用来表明如下关系:当下人们观念中的“中国”与“日本”,有着共同的东亚古典世界秩序与古典文明的根源,双方在意识的深处有着近似的结构,因而不同于一般意义上彼此不同的“他者”。中国和日本的关系,并不能简单等同于和其他国家的关系。

如果我们暂时将当下彼此区隔、彼此边界泾渭分明的“民族国家”观念暂时悬置起来,我们就会看到二者作为政治共同体的精神和欲望的相似性,呈现为对普遍文明和世界秩序的欲望。儒学作为传统东亚世界的文明与意识形态的载体,是这种共同性的基础。而这种共同性,就是世界主义,它根源于普遍适用的儒家哲学观念。

这种对东亚世界国家间关系的简要描述,要求我们从一个整体结构的角度重新探讨东亚世界的演化进程。这个整体结构,首先是指一种被共享的心理—认知结构,它产生于存续长达两千余年的东亚世界秩序内部。目前,我们还未触及这个结构的起源机制,但正如前文所述,这种结构的某种精神呈现已然在历史进程中显示了独特的力量。所以,描述、刻画并分析这种结构,就构成我们探讨日本国家特质、解析中日关系的必然对象与有效路径。

在这种视角下,我们重构并分析近代日本精神史的目的,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对中国的另外一个“自我”予以精神分析。我们要解析这个“自我”曾经拥有的世界史眼光和欲望,它的自我意识的萌芽、成长、毁灭,以及最终自我新生的历史道路。在这种对外在的“自我”的关注中,近现代日本的国家特质、国家思考与政治行动的逻辑与心理基础,才能被我们认知与理解。

当然,我们还可以做进一步的引申。当下中日关系与中日彼此审视对方视角的巨大差异,正是源于现代国家构成原理,尤其是精神秩序的对立与冲突;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有根本的异质属性。毋宁说,这种对立与冲突可以概括为特殊的“民族国家”与普遍的“世界主义”在历史演进过程中呈现相反的相位。从传统东亚世界秩序到近代帝国,到近代民族国家,再到当下的后民族国家时代,中日两国在这个演变序列中的位置差异,强化了彼此认知上的错位。

而中日关系问题的复杂性就在于,国家存在样式的错位造成了心理认知的错位,换言之,两国对国家与世界认知上的错位,造成了彼此的不安、蔑视以及相反的惊奇与敬意,这种状况延续至今。

如同“日本”对于中国而言是一个情结,对于日本而言,“中国”同样是一个情结。这是一种古老的心理创伤。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派曾经指出,我们只有了解了这种创伤的形成历史,并对这种创伤进行精神分析,才有可能获得克服的办法。相反,任何以现实主义的权力政治观念来强化自身安全感的做法,都会产生背道而驰的效果。因为这种做法会强化双方共有的心理结构,对方每一次的实力增强,都会在同等程度上增加自己的不安。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日关系面临的困境,根本症结正在于此。

对于当下中国而言,“日本问题”远远超过了一般国际关系领域中的诸如经济合作、安全保障等具体问题。如何认识“日本”,同时也是如何认识自我的问题,比如,中华文明到底具有怎样的特性?在历史进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在当下中国—世界的结构中,正发挥怎样的作用?在思考这些问题时,日本近代以来的国家演化历程,给我们提供了不可替代的历史经验。

当然,进行这样的认识和思考,我们必然要面对各种困难。其中一个障碍是,我们现在用于认识自我和世界的各种概念,都有着明晰的明治日本的属性。种族主义、民族主义与帝国主义这些主要从近代日本输入的概念与观念,或风靡一时,或影响久远,但都强烈地影响了近代以来中国人认知世界的方式。这种共享的语言结构,意味着双方对近代世界的认识具有某种同型性以及某种同型主体的出现。由于这些词汇包含着日本特定的世界认识,我们今日重新审视并分析这种世界认识,成为我们反观自身的世界认识必不可少的一步。

这就是“分身”视角下新日本论的出发点。

《分身:新日本论》设定的读者首先是中国读者,但对日本读者,我同样希望本书有助于他们转换自身的历史认识。因为我采用的是一个普遍主义和普遍适用的视角,我们所有人都要在普遍文明的视野中重新审视自己的道路,并在文明史中对自身重新定位。

在当下的自我历史认知中,日本深受“民族国家”框架的束缚,不仅无法实现与自身的和解,更无法实现与遭其侵略的亚洲各国的和解。日本只有将自身过往的行为置于人类的文明史中,重新反省自己的历史,才能从民族国家的历史重负中解脱出来。归根结底,近代日本自身的抗争与失败可视为人类文明成长过程中所付出的惨痛代价,但日本如果不能将自己的历史与道路置于人类文明史进程中予以重新思考,坦然面对自己的荣光、屈辱与罪行,它将永远无法获得它所一直期求的意义与承认。

这就是所谓的“新世界主义”的世界观与方法论。惟此,对近代日本精神史的重新叙述,将会把我们带入文明发展的真实历史情境中。回到历史语境,努力理解历史主体的精神与意义世界,是我们无可回避的责任,因为我们所知的历史正是这种主体活动的结果。从而,这种新的历史叙事,将为我们必然置身其中的历史建构一种不可或缺的意义世界。

这一意义世界,在最终的意义上决定了我们人类的尊严等级。


本文标签: PDF下载未来站在中国这一边分身新日本论

免费安全
展开
  • 下载热度榜
  • 编辑推荐榜